曹和平:互联网平台是不是垄断?有三个层面必须厘清

曹和平:互联网平台是不是垄断?有三个层面必须厘清
曹和平:互联网平台是不是垄断?有三个层面必须厘清
  朱敏洁
  观察者网:近日针对互联网行业的反垄断,官方做了一系列正式表态。从外界反应来看,有两点比较好奇的地方,一是经济、商业层面的反垄断,平台与平台、平台对中小商家的竞争手段是否合理;二是人们更关心的国家安全,但这个层面好像很难用反垄断概念来套,现在两者的界线似乎有些模糊;何况,过去确实在某些层面有政府与互联网企业相互合作的情况,现在该如何来厘清这个界限?
  曹和平:我觉得是有三个问题,不是两个问题。第一,互联网巨头,究竟是不是垄断?这里面包含了国内垄断和国际贸易竞争的关系,如果别人要做和这些巨头同样内容的东西,那么这种竞争关系要不要考虑?所以,第一个问题其实是两个层面。
  第二,就是数字。比如有些互联网企业在从事平台业务的时候,获得了中国公民的、具有公共品意义上的数字,那么这些数字是否安全?应该掌握在私人企业里面,还是掌握在国家安全机制内或者一个更好的公共品平台上,两者给普通老百姓的安全感是不一样的。
  我们先讨论第一个问题,关于互联网企业是不是垄断,要有效益经济学视角和政治经济学视角。什么叫效益经济学视角?垄断里面分自然垄断和竞争垄断,其中竞争性垄断要打掉,为什么?市场有竞争性质,通过竞争手段配置资源的效果会更好。如果你在市场中获得的市场权利达到9%以上,就会收取不正当的超额利润,而这部分超额利润握在垄断厂商手中,就可能导致价格上涨,因为垄断厂商为了自身收益最大化,注意不是利润最大化,就会提高价格。但是一旦价格提高,消费者的给定收入、全社会的需求就会下降,结果造成了社会经济损失。
  因为在效益市场经济学的视角下,消费者剩余加生产者剩余在均衡价格的时候,是达到整个资源配置给定条件下的最优了,消费者剩余和生产者剩余加起来是最大的。你获得9%的市场权利,把价格推高以后,假设把价格推高10%,那么全社会的生产额和销售额都将倒退,和均衡产量、均衡价格都配在一起,后果就是那一部分的消费者收益和生存者收益就会出现净损失,也就是不存在了。在非自然垄断条件下或者说在市场竞争垄断存在的条件下,出现社会经济损失。所以,从效益经济学来说,我们不允许厂商达到这样的垄断地位,因为它给社会造成了经济损失,这从政治经济学角度来说,它也是不合理的。
  再看第二个层面,如果不是上面提到的竞争性市场,而是自然垄断市场,这种情况下反而是只有一个,效益才能最大。举个例子,全国有一家电网好还是有多家电网好,楼道里面埋一条煤气管道好还是埋10条煤气管道好?在竞争性条件下,埋10条煤气管道好,因为有市场竞争,价格不高,价格高了就卖不出去,看似是消费者得到的收益多;但是你会发现,要是在楼道里面放10条管道的话,建设成本提高了,而且楼层的安全隐患可能比较大。换句话说,在一个大楼里面铺设一条煤气管道是合理的,铺设10条是不合理的,一个煤气公司给大楼供煤气管网与10个公司供应,从社会成本和安全性来看,前者远比后者好得多。
  可见,在自然垄断条件下,资源管理平台本身是具有管网性质的,社会应该怎么管它呢?当它对消费者的收益达到同等领域内其他行业的中等收益再加上10%的利润率的程度,就比较合适,而不能因为你给消费者享受多少就收多高,那是不合理的。
  换句话说,自然垄断行业要按照公共品管理的标准来,按社会平均利润来收费,然后让自然垄断企业在唯一供给条件下去运营,让社会获得最好的服务和最低的成本。以阿里为例,其实阿里在作为平台服务的时候,它是具有自然垄断性。这个时候就不能把阿里当为寡头垄断进行打击,也就是说不能用反垄断法去打击,一打击会把社会也打击掉。所以,反垄断不能把电商企业依靠数字技术创造的全国性平台的网络节约性给打掉了,相当于把消费者也打掉了。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经济当中有一部分资源就是有这种特性,它既是网络性的又是私人性的,我们称之为俱乐部产品。比如,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莉诺·奥斯特罗姆,202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米尔格罗姆,他们谈论的问题都与此相关,是公共品里面的共品,而不是公平。像阿里这种资产是共品效应,不能把它获得的自然垄断、绝对承诺扩大为公共品的敌对面。
  第一个问题的第一点就是通过效益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视角得来的两种不同结论,所以不能简单地按照反垄断法打击阿里等互联网企业。类似阿里这样的经济是一种新型经济,要重新按照自然垄断法来对其进行管理,让它的收益为社会服务,它本身获得平均收益,而不是把它彻底打掉。
  当然,阿里也可以做抗辩,比如说我建这个平台的时候,前20年付出了沉没成本,现在只允许我获得一个平均投资报酬率,那么我的沉没成本谁来补偿?
  这个问题提的很好,这就需要用到专利法。通过专利法可以给这种垄断一个保护长度和保护宽度,就是说在若干年内可以这样从业,让原来的沉没成本得到补偿,但过了这个年限、等沉没成本得到补偿以后,就不应该有了。
  第二是专利保护的宽度,在什么领域内可以用这个平台,什么领域不可以用。这就带来一个问题,阿里还有一个数据,就是它在经营这个垄断行业、销售产品的时候,获得了消费者数据,但是消费者数据的保护宽度阿里就不能拥有,应该由公共部门拥有。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邓健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