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头支票公司正在寻找亚洲科技独角兽

空头支票公司正在寻找亚洲科技独角兽
据报道,今年席卷华尔街的新一轮融资热潮似乎将在亚洲掀起,超过12家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s,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ies)正在寻找准备上市的快速增长的科技公司。
  SPACs是在交易所上市的空壳公司,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s)筹集资金,并以较短的上市时间吸引公司与之合并。这种业务方式今年已经在美国筹集了创纪录的700多亿美元,使其成为2020年华尔街最热门的投资趋势之一。
  从事融资和并购业务的银行家、律师和投资者表示,亚洲有大量做好IPO准备的科技独角兽公司可能会加快行动。
  香港小超人李泽楷(Richard Li)、风险投资家彼得•泰尔(Peter Thiel)、新加坡医疗保健企业家辛大伟(David Sin)以及前对冲基金经理乔治•雷蒙德•扎吉(George Raymond Zage)都在SPACs越来越多的支持者之列。
  “如今,在亚洲,没有一个对话是不谈论SPACs的。东南亚是一个重点市场,因为这里高增长科技企业数量众多,”野村证券(Nomura)东南亚投行业务主管布塔尼(Sarab Bhutani)表示。
  很多知情的银行家和律师表示,许多SPACs正在与东南亚的科技、医疗保健和金融科技初创企业举行谈判。
  他们说,叫车服务和食品配送巨头Grab和Gojek以及电子商务公司Bukalapak都已经被接触过,或者是成为了SPACs的目标。
  Grab和Gojek拒绝评论,Bukalapak也没有回复媒体的置评请求。运营东南亚最大在线旅游应用的Traveloka对媒体表示,将很快上市,并就与SPAC合并这一选项进行评估。
  软银集团的愿景基金也在寻求通过这种业务方式筹集5.25亿美元。
  聚焦东南亚
  上个月,扎吉领导的一个SPAC公司筹集了2.76亿美元,而李泽楷和传奇投资人彼得·泰尔支持的Bridgetown Holdings公司,正考虑与印尼电商巨头PT Tokopedia进行合并。Bridgetown Holdings今年5月在开曼群岛成立,实质为SPAC,在上市前完全没有任何实质的商业运营,甚至连与目标收购对象的商业洽谈都没有。如今Bridgetown的目标是希望成为专注于东南亚地区的最大SPAC。
  布塔尼表示:“东南亚多数成长型企业都知道SPAC的策略,并热衷于探索与SPAC合并。”
  SPACs被称为“空白支票”公司,因为它们的投资策略往往宽松且具有投机性。
  通常情况下,它们只需四到五个月就能收购实体公司,寻找目标的最长期限为两年,否则它们将把所有资金返还给公众股东。
  “亚洲的目标主要是在东南亚和科技行业。东南亚公司的IPO经验较少,因此更愿意接受SPAC,”私募股权公司Canyon Bridge的合伙人Peter Kuo对媒体说。
  Canyon Bridge牵头了1.15亿美元SPAC的上市,该公司瞄准美国科技行业,尤其是电动汽车制造商。
 
  亚洲的银行家预计,未来几年,通过所谓的“去SPACs化”过程,新的SPACs合并或收购目标时,将出现一波并购浪潮。
  “亚洲有200家独角兽公司。去SPACs化将从那些高增长企业开始,”花旗香港企业和投资银行团队主管拉斯科夫斯基(Christopher Laskowski)本月在一次网络研讨会上表示。
  拉斯科夫斯基说:“我可以预见,在未来的某一时刻,它将转变为一个更广泛的行业现象。”
  目前,随着散户投资者充分利用前所未有的市场流动性,在今年的IPO之后,亚洲公司估值翻倍的公司数量达到创纪录水平。
  “由于亚洲有很多公司等待上市,他们可能会将SPACs作为IPO之外的另一种选择。我能想象会有更多这样的事情发生,”贝恩资本( Bain Capital Private Equity)驻香港董事总经理竺稼(Jonathan Zhu)表示。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